12月20日,国务院对外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以下简称《目录》)。《目录》特别强调,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积极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此外,根据《“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新能源汽车产业是国家明确的“十三五”期间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由此来看,高污染、高排放的传统燃油车向零排放或者低排放的新能源汽车过渡已是汽车行业必由之路。其中正向开发成为车企转型的未来趋势,也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经之路。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骗补行为也受到严惩,继2016年9月份财政部将新能源汽车部分严重“骗补”的典型案例向社会公开曝光之后,12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在门户网站公布了对苏州金龙等4家企业的行政处罚决定,以规范产业发展秩序。

企业投融资体制改革再进一步。

12月20日,国务院对外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以下简称《目录》),这是继2013年、2014年之后第三次对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作出修订。

这次修订《目录》,共取消、下放17项核准权限。如果再加上2013年、2014年前两次修订,中央政府层面核准的企业投资项目削减比例累计达到原总量的90%左右。

国务院要求,企业投资建设《目录》内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须按照规定报送有关项目核准机关核准。企业投资建设本目录外的项目,实行备案管理。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投资建设的项目,按照本目录执行。

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刘慧勇分析,最终保留下来的需要由政府核准的企业投资项目会越来越少,除非是涉及国民经济安全的项目。

《目录》特别提到,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积极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

对此,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研究部副主任张娟分析,这是汽车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指引,新能源汽车代表了汽车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传统车企应积极拓展新能源汽车业务。

原油和天然气开发项目改为备案制

本次《目录》修订,一共取消核准改为备案2项、下放地方政府核准15项。

其中,原油、天然气(含煤层气)开发项目由具有开采权的企业自行决定,并报国务院行业管理部门备案。

刘慧勇分析,这也意味着发改委职能的重要转变,不再像过去那样过多地去审批企业的投资项目,干预市场行为,而是更多地去核准跨区域的规划和重要的产业发展规划,成为真正的宏观调控部门。

国务院强调,对于钢铁、电解铝、水泥、平板玻璃、船舶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项目,要严格执行《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各地方、各部门不得以其他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备案新增产能项目,各相关部门和机构不得办理土地(海域、无居民海岛)供应、能评、环评审批和新增授信支持等相关业务,并合力推进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各项工作。

对于煤矿项目,要严格执行《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起3年内原则上停止审批新建煤矿项目、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和产能核增项目;确需新建煤矿的,一律实行减量置换。

发改委的一位专家透露,2017年去产能的范围会由今年的煤炭、钢铁行业,拓展到水泥、平板玻璃和船舶等行业。

“在去产能的过程中,政府的角色是制定和执行好环保、能耗、安全、质量等标准,剩下的问题应该交给市场去解决,该破产的破产,该重组的重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分析

政策不断地向新能源汽车倾斜

值得关注的是,《目录》特别强调,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

刘慧勇分析,传统的燃油汽车行业产能已呈结构性过剩之态。在化石能源消耗和大气污染的双重约束下,由高污染、高排放的传统燃油车向零排放或者低排放的新能源汽车过渡是汽车行业必由之路。

华泰新能源汽车集团总裁王朝云分析,《目录》对汽车行业的调控思路很清晰,即控制增量,盘活存量,引导新生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力量。

根据《“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新能源汽车产业是国家明确的“十三五”期间八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到2020年,实现当年产销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

为此《目录》提出,积极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新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须具有动力系统等关键技术和整车研发能力,符合《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等相关要求。

新建燃油车企将不再被核准 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

截至目前,已有北汽新能源、五龙电动车旗下的长江汽车、长城华冠旗下的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电动汽车和万向集团一共6家企业取得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

张娟认为,业界一直在呼吁在符合《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的前提下,主管部门应加快核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汽车生产资质。“从未来方向来看,建议新建的新能源乘用车企业和传统车企都应走正向开发路线。”

正向开发代表未来方向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一份内部报告指出,“从整车角度来看,已投放的大多新能源车型是在传统汽车基础上再开发,没能根据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和应用要求从车辆平台进行完整的优化开发,车辆控制和能效管理等核心技术缺失。”

对此,五龙电动车集团董事会副主席苗振国分析,目前行业普遍利用燃油车改装成电动汽车、用电动机代替内燃机的逆向研发方式,既破坏了传统燃油汽车作为“机械产品”的完美,又没有发挥电动汽车作为“电气产品”应有的轻量化、智能化的优势。

“出现这种现象也不奇怪,这是因为传统车企在向电动汽车过渡时,希望利用已有的产能和设备,这样可以尽快收回投资,延缓资产折旧。”苗振国分析。

记者发现,即便是电动汽车行业的标杆企业特斯拉,也曾走过一段逆向开发的弯路。最初特斯拉买了莲花的跑车,试着改装,随后发现此路不通,最终选择了正向开发。

所谓正向开发就是先设定汽车达到的性能目标,然后通过汽车设计到动力系统再到整车的一项项全流程的开发,是难度比较大、开发周期比较长的一种生产方式。

实际上,包括北汽集团在内的传统车企已经开始意识到转型的必要。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今年年初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16年会上表示,相较目前绝大多数国内企业采取的改装路线而言,正向开发的路线更具前途。

徐和谊指出,“以特斯拉为首的互联网企业,以新能源动力为突破口,通过以电动化、轻量化、智能化、网络化集于一身的迭代产品和全新的商业模式,汽车生态改变了全球汽车产业的传统思维方式,这才是未来真正的新能源汽车产业。”

《“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提出,研究实施新能源汽车积分管理制度。“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传统汽车逐步加大在新能源汽车板块的布局,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张娟分析。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